Ironsides

沉迷红海双狙组及衍生,磕爆粗眉组。跳坑快,偶尔手写。本命坑盾铁以及原初ST

【星顺】【弟弟生气怎么哄?】(有点污吧)

………星顺稀少的我哭出来。
感谢太太产粮。真的

社会主义摇滚青年:

 
   “又是哪个不开眼的惹恼你了?”


      罗星将大衣慰好重新挂上衣架的时候,顾顺依旧在猛击沙袋,眉间皱的快成了疙瘩。相处那么久他自然看得出顾顺的注意力完全不在眼前可怜巴巴的沙袋上面。


     “一群傻叉,跟我比狙击。”平板的语调掩不住少许怒气,顾顺以沙袋出气成为习惯


     但很显然有人不太想让他如愿。


      罗星伸手揽过他腰坐到沙发上,温润唇瓣贴上,仅仅只是如蜻蜓点水。倒也是像清泉暂且冲刷走了那些不快。


     “对那些愣头青得宽容些,太皮的三天不打上房揭瓦,打了却说不准隔天就先拆了窗。”罗星的轻笑落在顾顺耳畔,倒是有副揶揄的成份在内。


     “那是你他妈的太纵容”顾顺对于罗星的话语抱着嗤之以鼻的态度,伸手却以不容置疑的意味按上他后脑勺,细碎发丝扫过颈窝带起令人愉悦的稍许麻痒 。


     “谁知道呢。”这回罗星只是随意的敷衍了一句,顺着他的意思将脸埋入对方颈窝,柔软舌尖扫过颈侧,带起自主反应的轻颤。


     一盘好菜摆在面前,又有谁能忍住不动筷。


     舌尖在另一方的默许下肆意舔舐过颈间细腻肌肤,叼住喉结的轻咬让顾顺不得不扬起头。轻微的闷哼喉结轻颤,罗星便花了更多的时间在此处挑拨对方的心神。


     “你他妈还真是磨蹭。”


     “太过的粗暴与干脆多没情调。”


     灵活的手指在话语间已经解开了衣物,洁白而细腻的肌肤让罗星忍不住的流连。冰凉指尖划过带动点滴情欲蔓延,他能清晰的感受到顾顺原本搭在他肩上的手已拽紧了衣物,耳边呼吸也急促了几分。


     嘴角的上扬彰显了好心情,还挑起了藏在心底的不怀好意。指尖的勾弄从不停歇而恰到好处,腰间软肉或是胸前红璎被手指数次划过,却从为有一次尽到能带来令人满足的快感。


     不温不火的动作温和却令人几乎发狂,每每在快感来临之前剥离。顾顺这点好,害羞归害羞,但从不掩饰自己的欲望,有时被罗星折磨的不自觉的挺了挺胸,那指尖更像是恶作剧般的迅速逃开。


     “罗星。”他忍不住的开口,话语里带着喑哑与欲望的渴求。


     “什么?”罗星抬起头来,明亮的双眼里过分的纯洁。


     “我从不知道你如此婆婆妈妈。”


     “那你现在见识到了。”罗星脸上笑容不变,手指刻意上滑按住一侧红璎一阵揉弄,成功的让顾顺的喘息声一瞬间拔高了几分。


     “嗯——!哈…”


     始作俑者心情大好,手上动作利索了起来,刻意而完全不同于之前轻柔挑逗的转变让顾顺已脱口的低吟难止。


     他撩起顾顺柔顺短发,在指尖抚过,低头落下一吻。


     “接下来,多余的话语可不需要了。”

评论
热度 ( 68 )
  1. Ironsides千里快哉风 转载了此文字
    ………星顺稀少的我哭出来。感谢太太产粮。真的

© Ironsides | Powered by LOFTER